星期六, 10月 08, 2011

歇息,再發下一顆球

有時,我也會看一些星座或是生日的性格分析,不過單純作為娛樂來看而已。有趣的是,在這些介紹中,常常提到我這種星座或生日的人,會很投入去做某些事情,但有時會給自己太大壓力之類的。裡面也提到一句「有時應該先停下腳步,想想要怎麼走」,不過我想,很多事情不管星座為何,一樣也需要這樣做吧?

尤其在大學,更需要做出這樣的抉擇。

我實在不是一個熱衷於團體活動的人,基本上也不是說很討厭,但實在很難樂在其中,也常常好奇這些活動到底有何意義?很難馬上就High起來。在台灣許多的校系中,常常舉辦迎新或宿營之類的活動,或是有所謂的系隊可以參加。以我的個性,既然要參與,就不會刻意擺爛,但是在內心中,其實是很徬徨的。以迎新宿營來說,目的是希望讓大家可以盡快熟悉,然而對我來說,要跟還不熟悉的人一起玩得很High,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我是比較慢熟的類型,這種在後面有種推力的活動,反而讓我不自在。

另一個對照組,我想大概就是系排吧?當時只是想說來到大學,運動仍是必須的,加上高中很多同學也有在打排球,所以就興起了這個念頭。第一次練習的時候,沿著學校步道走向體育場,多少還是有些猶豫,到底要不要來打呢?不過後來,還是去了。後來在系排所認識的人,感覺比起在迎新或其他系上活動所接觸的人還要熟。

在中學的時候,我並不熱衷於體育課,因此上課時常常單純繞操場,而鮮少實際打球。因此來到系排,雖然有國小和國中曾經碰過排球的經驗,但總體來說,感覺仍像是從頭學起。 一開始時,光是低手對牆要完整打完1、2次都有所困難。 後來跟著練習,也慢慢有所進步,不過幅度不大,時至今日,打球仍然幾乎每次都會噴球。

我這個人也許是比較不能持之以恆,或是得失心太重、沒辦法往好的方面想。老實說這樣練下來,有蠻大的挫折感。感覺過了這麼久的時間,理論上進步的程度不應該只有這樣。球沒打好,常常覺得是自己太疏忽,不然就是能力太差所導致的,因此很難體會即使打不好,仍樂在其中的感覺,取而代之的是覺得自己很沒用、只會拖累他人。也因為心態和前述的理由,讓我很懷疑自己真的可以變強嗎?很多人說要先對自己有信心,但是對我來說,要相信任何事情,都必須要有能說服我的理由,不然我會保持著懷疑的態度。在這個時候,就會開始好奇,自己做這些努力的目標和目的是什麼?

過去,我對激烈的運動沒有太大興趣(即便排球算是比較緩和的(?)),最常做的大概是慢跑或是走路之類的。另外,大學的團體生活一時間也還不能適應。在入學前,只有想過「自己在大學時要做什麼」,但現實的狀況是「在大學要跟大家做什麼」。每週三次的練習,週六還要一早起床從宿舍走下山到大門等車。雖然只靠這些練習,能進步的幅度很有限,但光是這樣,就需要花上不少的時間。在這段時間,我常常思考「這這值得嗎?」,甚至是「這是我要的嗎? 」類似的問題,我發現在半年前已經在版上發過文了。在當時,尚未找到一個可以依循的目標。1年前發自介文的時候,沒有什麼雄心壯志,在目標上只寫了「希望到時候至少可以到分隊對打,體驗比賽的感覺。」

不過在這一年中,也不是毫無收穫。我想就是因為系排,讓我這個需要慢慢熟悉大家的人,可以融入團體生活。在這裡的感覺跟課堂不同,學長、學姐和同屆的人,大家一起打球閒聊,感覺氣氛相較之下和善許多。今年生日的時候放假,大家決定到礁溪泡溫泉,而我則是選擇留在台北拍照。沒想到才剛過12點沒多久,就接到一通電話-大家祝我生日快樂。我的淚腺比較不發達,所以並沒有哭,但在寒流來襲的當下,讓我很感動,有種暖和的感覺......如果當時沒參加的話,沒辦法那麼快認識這麼多人。

一方面覺得自己並不熱衷於團體運動,但另一方面又喜歡跟大家在一起的氣氛。我該如何做呢?

這個禮拜,台北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,一般來說,由於學校室內的體育場只有一個,因此只要下雨就會停練。然而週三的時候,下的卻是毛毛細雨。這可說是一個很尷尬的狀況,當時在想應該要直接回宿舍好呢?還是去看一下大家?後來還是選了後者......

在對牆的同時,我一直思考這些問題。這個時候就想起了性格分析中的那句話:「有時應該先停下腳步,想想要怎麼走」我暫時停下了動作,慢慢思考這個些問題。

我想,在這一年下來,雖然還是打得慘不忍睹,不過跟一開始相比,的確有所進步。也許我沒辦法做到最好、沒辦法成為主力,但是我可以努力的,就是穩穩地接好每一顆球,可以方便隊友處理;就是發好每顆球,至少不要因為發球沒過網害大家失分。畢竟,球賽不是一個人的,而是大家合作的。沒有人是完美的,我能做的,就是把自己能做到的部份做好,其他部份還是會幫忙。

我想,至少不要拖累別人,可以穩穩地讓大家可以把球打好,就是我現在找到的目標。

0 則回應:

張貼留言

歡迎光臨本月台,留言時請遵守以下幾點:
1.請不要張貼商業廣告,不然環保局會開單
2.用什麼語言留言都可以,只不過我不一定看得懂。
火星文、注音文可能因為難以解讀而不與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