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10月 23, 2015

軍事化的「團體生活」 未必適用於生活

台灣男性必須服兵役,無論常備役或替代役的新訓管理多循軍事化管理,強調集體行動、動作一致且一個口令一個動作。這種與日常截然不同的體驗,常被認為是學習「團體活動」的象徵。然而,是否真的是這樣?

在替代役基礎訓練的16天中,我思考著這個問題。當然替代役與國軍常備役要求不同,甚至替代役各中隊風格亦有差異,本文僅討論個人主觀感受。

以效率降低出錯機會
以吃飯為例,一般只要放好東西、拿出椅子,接著坐下來直接吃就好,但在軍事化管理並非如此。

首先,指揮者會說「置物」,放好後手不能離開,待指揮者喊「好」才能立正。拿椅子也是同理。接著「就位」只是走到定位,「坐下」口令才能坐。此時別急著拿餐具,必須先將餐盤切齊、確認沒問題,指揮者喊「開動」才能吃。

冗長動作似乎沒意義,但我的朋友認為這是避免上百人同時用餐時,發生打翻飯菜等不好收拾的窘境。聽起來其實頗有道理。

又或者有人出公差、其他人在教室內已經沒事做,仍要等所有人到齊才能一起洗澡。結果在教室很閒,洗澡時卻非常緊湊。這種時間分配在日常實在不多見,但我猜這是方便人員控管,避免難以掌握人數。

由以上兩個例子可看出,軍事化管理未必是最有效率的選擇,但面對上百人的團體,這種方法的確能減少錯誤、方便管理,並不能完全否定。

但出了社會,這種生活真的適用嗎?

消除一切差異是雙面刃
新訓時頭髮必須剪短、穿著統一服裝,將所有人差異性降到最低。人們常說,這代表團體中每個人平等,不會比來比去,也更能專心在團體事務上。我無法否認,面對上百人的團體時這個方法似乎成立。

相對的,現實社會中人們身份地位常有差異,要如何在各種獨立個體間尋求平衡,正是人生必修課題。但這正是矛盾點,主張軍事化訓練學習「團體生活」的同時,要如何在「沒有個體差異」的情境中學習「個體差異極大」的團體生活呢?

如果你是資本主義信奉者,認為個人努力決定成就,相信會同意因努力不同而有富有與貧困之差異。但當如此宣稱時,等於承認了這個世界必定產生個體差異,如果此時在強調軍事化的團體生活,也許是自我矛盾。

而站在社會多元性看來,我們必須接納不同民族、語言與習慣,同樣也不可能寄望透過軍事化管理控制人們。

再次重申,我的意思並非軍隊應取消髮禁和統一服裝,只是要闡述這種消弭個體差異的模式在現實社會不適用。我們無法、也不該消除現實社會的個人差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