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6月 06, 2016

TPE災後記:沒有電的這幾天

航班大幅延誤的第二航廈出境大廳(06/02 21:25)
桃園機場是台灣最重要的玄關,超過半數的旅客皆由此進出台灣。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,卻讓這座機場幾乎停擺。比起淹水本身,隨之而來的停電才真正是夢魘,無論對旅客或是機場員工。

身為「參與其中」的一員,決定在此以流水帳的方式記錄下來。

平淡地機場生活
在這被迫接受的一年,我選了在桃園機場的單位。其實當時選RMQ的話,可說人少又離家近,只是一念之間想多多嘗試,才挑了離家車程約100分鐘的桃園。搭客運往返台中桃園的日子,如今終於剩最後3個多月。

做的事情不複雜,反而較像服務業。不看指標、愛批評的旅客看多了,但當然也有熱情可愛的人。因單位性質採排休制,這次上3天班就放假,連我自己都不太習慣。連續3天早班,腦中僅浮現早上出境擁擠的人潮,而料不到這次令人崩潰的鬧劇。

06/02(第一天)
這天計畫在家吃完晚餐後,回到機場收假,除窗外烏雲密佈外與平常無異。上午起床後打開手機,赫然在SNS看到桃園機場淹水的消息,趕緊點開PTT Aviation板,發現連VOR訊號線都被雷擊,立即了解事態嚴重性。

在家僅能倚靠新聞、機場公司網站與Line群組了解機場狀況,而非實際面對,某方面來說幸運避開混亂了。

機場孤島
進出桃園機場只有3條公路:連結國道2號的航站南路(進機場)與航站北路(出機場)、通往貨運站與台4線的航勤北路。這次淹水導致航站南北路中斷,高速公路無法連結機場,所有車輛只能改走航勤北路與台4線進出機場。結果就如新聞所述,附近交通幾乎癱瘓。

我一直關注航站南北路的狀況,猶豫是否要提早出門避免收假遲到。最後航站北路於16點多、航站南路於18點多通車,我仍照原計畫搭較晚的客運北上。

恢復起降
12點許,用完午餐後看flightradar24,發現當時桃園機場已經恢復起降了。但航班早已大亂,有的轉降其他機場、有的繞圈圈,又或者早上根本飛不出去,產生連鎖大誤點。

中午以後,我想真正危機不是淹水,而是停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