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4月 26, 2009

簡單方便的硬碟分割工具-GParted

警告:使用前請確定您具備足夠的知識,
處理分割或可能發生的問題。
使用前務必備份資料詳讀本篇文章及參考資料
本網誌不對資料錯誤所造成損失負責。
請不要被警告文字嚇著了,相信搜尋到本篇的各位朋友,可能對於硬碟磁區的分割有所需求。一般來說,市面上有許多各種不同的硬碟分割工具,不過可能是要錢的專有軟體,或是只能在特定的環境下使用,今天所要介紹的是GParted這款軟體,是一遵循GNU的自由軟體,除了在Linux上使用,還可以獨立建立成Live CD、USB。
看過我2007年那篇Ubuntu初體驗的讀者可能知道,我當時是使用Windows Vista內建的硬碟管理工具,如果只是要單純壓縮分割區,使用該工具其實也算足夠了。

週五要重新處理分割以安裝Ubuntu9.04時,本來認為NTFS磁區用微軟的工具比較心安,怎知Vista的工具卻是遲遲不回應,等了10幾分鐘才告訴我「存取被拒」,讓我好氣又好笑。結果切換到安全模式,結果也是一樣。

最後直接用Live CD開啟Ubuntu,直接使用內建的GParted(在選單上可能稱為Partition Edit)。以前就知道它可以處理NTFS磁區,然而等實際使用之後才能真正體會其功能之強大。

最基本的,這個工具提供分割區的分割,可以自由的調整大小以釋放可用空間。一些常見的檔案系統都有支援,從ext3到NTFS和ext4都有,請見這份列表

正當釋放出空間和刪除部份分割區後,卻發現了難堪的情況。以前安裝Ubuntu的空間是由sda1(Windows的C槽)壓縮出的,因此sda1和sda2中間就有了這麼一塊尷尬的區域,如果要照著我的計畫進行,不是空間不符合我的需求,就是會卡到主分割區只有4個的限制。

此時我發現了除了可以調整大小,甚至可以移動整個分割區!因此我將sda2直接拉到sda1旁邊,sda2右邊就有了一塊完整的可用空間,這樣子就很好分配了!

在調整大小和移動時,除了直接輸入數值,甚至可以直接拖移視窗的示意圖來調整,十分的直覺且方便!等所有的工作都確定之後,再按下套用才會實際執行。老實說我沒用過其他硬碟分割工具,但單就GParted,可以讓我十分安心且信任。簡潔的介面不會讓人有選項過多的壓迫感,但也不會因為這樣喪失了卓越的功能。

要取得GParted,除了在Linux作業系統中使用外,還可以類似一些Linux,直接使用Live CD 或是Live USB,顧名思義,程式本身不會動到你本來的系統(當然一旦改變了分割區,就另當別論)。
註:由於硬體或韌體的問題,官網上不推薦部份HP Pavilion的機器使用GParted Live,否則顯示卡可能會壞掉!
已經確定這不是個Bug,請見Bug 579000

想要嘗鮮Linux的人,常常會遇到不會處理硬碟分割的窘境。如果你還懂一些必要的知識,只是找不到合適的工具,我相信GParted是你的好選擇。

 但是請繼續往下看,否則你的Windows可能不能開機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情況是這樣的,當時Windows Vista的系統碟(以下稱為sda1)在Windows內建的程式只讓我壓出100多MB,後來我在GParted壓出5GB不打緊,還稍微移動了整個分割區。執行完後sda1的資料尚存,但是Windows Vista不能開機!錯誤訊息是
找不到\windows\system32\winload.exe
錯誤代碼0xc000025
就目前來說,我改用Ubuntu為主要作業環境已經1年半了,並不會非常在意這件事。但是對於一般使用者,沒有Windows會造成很大的困擾。假如各位真的發生不幸,以下提供幾個解決的方向。但是我沒有實際實驗過,請自行評估在操作
  1. 使用Windows的原版光碟或是Recovery Disk(是有還原工具的,不是買電腦隨機附的Recovery DVD)修復開機問題。
  2. 看網路上的資料,除了用修復光碟,可能還要修改部份Windows Loader的設定。
  3. 如果你裝了Linux作業系統才要修復Windows,修復完成後本來的開機選單-Grub可能會被洗掉,請參考這篇教學修復。
基本上我有動到分割區,所以問題比較大。大部分的人單純縮小分割區,並沒有發生問題。然而修改分割區本來就有很大的風險,請自行評估。底下某份參考資料的作者也指出,建議Vista使用者直接使用內建的工具縮小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用了這麼多紅字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注意,想要無痛嘗試Ubuntu可以考慮Wubi,雖然也有小問題,但相較之下代價不會如分割區整個損毀來的大。

底下幾篇參考資料供大家參考
Gnome Partition Editor-官方網站
GParted -- Live CD/USB/PXE/HD
GParted -Ubuntu正體中文站
GParted 操作筆記-網友yuanfarn所寫的簡介,內為全中文圖文介紹

星期三, 4月 22, 2009

有目共睹的區間慢車

「看她往火車衝過去,我傻住了,腳都軟了!」,七十歲的曾姓婦人衝向急馳中的火車,整個人旋飛了出來,倒臥在血泊中。張姓婦人等多名民眾現場目擊,驚嚇得目瞪口呆,全身發抖,撫著胸口直說「嚇死人了,心臟都快從嘴巴跳出來!」

昨日下午三點零一分左右,一列北上二六三八區間慢車正通過高雄巿明誠路的平交道,多名開車、騎機車的民眾停在柵欄前等火車通過;曾姓婦人將機車停在柵欄內側,人突然往行進中的火車側撞過去,平交道等火車通過的民眾親睹這驚悚的一幕,個個都嚇呆了。......

中時電子報     更新日期:2009/04/20 04:21 呂素麗/高雄報導
我想記者的本意應該只是想表達區間車是「慢車」,而非自強號等對號「快車」。只是看到這個部份鐵路迷間給台鐵列車的「暱稱」,嘴角不禁上揚。

當然還是要祝這名婦人早日康復。如果妨礙列車運行,除了對自身造成威脅、影響車上旅客的行程外,也要賠償台鐵的損失。如車輛卡在平交道,請先下車按下緊急按鈕,假若車子仍無法移動,請立即離開鐵路淨空區(不要被火車撞到的地方)。

星期日, 4月 19, 2009

Decade

Decade,一個象徵另一個時代的字彙,10年經過,恍若隔世。

就在今天3月,在Komica上看到一則令人訝異的消息,日本在2007年完結的「 數碼寶貝拯救隊(Digimon Savers)」於4月5日啟在台視播出。事隔多年,沒想到台視公司仍有購買版權播放這部「新」動畫。而Digimon的第一季電視動畫「數碼寶貝大冒險(Digimon Adventure)」,就是在1999年3月在日本開始播映。至於在動畫之前有什麼商品,或是台灣何時開始播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說到這第一季,如果跟我一樣對於衛視中文台的版本比較有印象的人,也許會對這個主題曲-「Butter-Fly」印象深刻,這首由和田光司所演唱的歌曲旋律感覺振奮人心,而每當唱到「無限大な夢......」時,Niconico動畫上無不被彈幕所掩蓋。而這麼一晃,這已經成了10年前的作品,如果說誇張一點,就是1/10個世紀。在這10年間,和田光司也有持續為該系列作唱主題曲,雖然Digimon Savers的第一首主題曲有換過人,但到了第二首則又換回了這個「熟悉的聲音」。

10年後再度一覽1999年的年表,回憶一一浮現在腦海裡。某天中午,媽媽在準備午餐時,我獨自看著電視報導著土耳其發生大地震。當時對於地震的原因並不了解,只知道是一種天災,大不了知道是板塊擠壓而已(那個時候的我知不知道,我也忘了)。看著電視,怵目驚心的畫面映入我的眼中。

當時我也只是當作是一則新聞看待,諸不知一個月後,某天早上從睡夢中醒來,整個地在晃。那天我記得是星期二,當天穿著體育服,還有令人期待的下午美術課。結果等天亮了,得到的卻是學校停課的消息。之後我們注視每天的電視新聞,印象中電視沒有聲音,所以還要另外開收音機。在電視裡面竟是救災的畫面,也成為了成長過程中不可磨滅的記憶。

後來學校終於上課了,升旗的時候我在想,算一算10年後的我上高中,那個時候的世界可以是長得如何?而這一天終於來臨了。當時我也沒有想到我會到目前的學校,電腦和手機幾乎變成人人都有的器材。然而這個世界卻也變得如此的不平靜。

去年暑假前往車埕拍攝蒸汽火車,當時在「天王座」那裡有一些小朋友,大約要升上小學5年級左右吧?(由此證明,現在記憶力一點都不好= =")看著他們無憂無慮地玩樂,我跟他們的家長稍微聊一下,我說:「他們應該對921大地震都沒有印象吧?」,我想對於他們來說,這只是一個歷史名詞,好像聽說「很可怕」,但是對於我這個學齡在上個世紀的人來說,卻難以忘記。

10年前,我I和l都還分不清楚、10年前 ,我只看得懂日文的漢字(而且是照中文的意思)。10年後,我漸漸的懷念起過去的日子、過去的點點滴滴,就算是不熟悉的、當年所不接受的,甚至是失敗的事情。就是因為不十全十美,才值得讓人回憶。

再一個10年,我會如何?這個世界又會是怎樣?
広い世界へ飛び立て?
但也許10年後,Blogger就已經不存在了。不知道今日的網路服務,還能維持多久?
-------------
話說這篇文章是從3/22某篇草稿修改而來,4/9修改之後又一直閒置到剛剛。有時候常常有很多想法想要嘴砲,但是卻又沒有實際完成。不然就是嘴砲之後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回應別人的意見= =

至於為何會說到Digimon?To be honest,之前看到Digimon Tamers,萌到的不是加藤樹莉,也不是牧野留姫,是被松田啟人啊!(炸)相關的事情其實早在Plurk中報料過了。不過不管萌不萌的問題,劇情上的確蠻好看的,算是有歡笑也有淚水吧?某島最近剛好有討論部份劇情洩漏),不過這串不知道還能活多久就是了。

苑裡地理實查-山腳社區散步

From 苑裡地理實查2日遊
結束了藺草文化館的參觀,我們回到山腳社區的街道上。在田間如果要找比較熱鬧的地方,大概只有這些社區了。
首先是午餐的問題,我們戲稱假如沒有地方可以吃,還有7-11可以去。7-11可以說是無所不在啊!不過我們後來直接選了一家店用餐,然而伯安吃素食,因此與他的父親另尋他處。

看起來像是倉庫?
裡面有魷魚羹和蚵仔煎之類的東西,費用上跟台中當然比較便宜些。只是我好奇的是另一項「養生」的東西居然價格貴了很多,是否有什麼特殊食材呢?(笑)苑裡是靠海的鄉鎮,大概會比較新鮮吧?不過當時沒有想那麼多,只要高興就好。除了正餐,炎炎日頭當然要來點一份冰品啦!本來想要吃花生的,不過因為沒有,最後還是吃最單純但美味的草莓牛奶冰,事實上就是草莓加上煉乳,清涼有勁!

奇怪的動作(?)
快樂吃冰趣
一邊吃冰,除了一般的閒話家常之外,還談談我們這位有趣的同學。嗯......也不是說他不好,只是有點擔心進了社會之後他要怎麼面對而已,不過我想應該還是有他的對策吧?吃得差不多時,他們回來了,我們也十分有默契的不再多談。

意外發現的東西
免洗餐具的批發價?
我們接著準備前往所謂的紅磚文物館之類的地方,順便看看沿途有什麼東西。在山腳社區的房子大多是矮房,有些是只有二樓的水泥平房,有著鐵窗和灰白的磁磚;有些房子是磚紅的傳統矮房,屋瓦是黑褐色的,跟昔日的小市集差不多。

在路口的轉角,我看到了一個有趣的東西,水塔高高架在水泥建築上,而這個建築就我看來,就是古早的水塔。傳統的設備沒落後,常常廢物利用,以供現代化的器材使用,就如臂木號誌機廢除後,本來的木桿直接被裝上色燈號誌一樣的感覺。另外還有以前的打井用的幫浦,當時沒有注意看,等回到家看照片,才發現上面寫著日本語,不知道是否為廠牌名稱。

新舊對比
我們先到達山腳的蔡家古厝,苑裡鎮另外還有間「房裡蔡家古厝」,是在不同的村落。而這間蔡家古厝已經廢棄,殘破不堪的古厝、枯枝與藍天,在烈日的午後寧靜而孤獨。

山腳蔡家古厝
蔡家古厝看起來真的只是間老房子,再往前走看到了「慈后宮」。也許是進香,所以廟門是關著的。我們先沿著廟旁的走道行走,因為位置較高,剛好可以拍攝山腳社區的矮房。後來發現一旁有小門,本來擔心不能進入,後來得到管理員(算吧?)的同意下還是進去看看。

山腳社區的矮房
還可以拍到鳥,都市可能就看不到了
既然進來了,還是雙手合十,至少打聲招呼。並且順便拍攝一些廟內的裝飾。在這種傳統建築中,通常都可以看到精湛的刻工,我想這些東西一點也不輸給西方藝術。之後我們也跟聊了一些鄉野趣事,這些也算是文化的一部分。有緣相見,珍重相會,乞求國泰民安。
廟外已經搭起了舞台,應該是近幾天就要進行廟會活動吧!繼續向下走,一旁看到了木造房屋,原來是日本時代的產物,讓我想到花蓮林田山之類的地方。在道路的另一旁則是大片的磚造藝術,農家生活的經典畫面用舊素材、新手法進行詮釋。我們也同時與他合照,不過某同學這次帶著學校的皮帶出來,真是有趣啊......

鞭牛?

看到照片還以為是在指揮,蠻白痴的(笑)
我發現在公車站牌底下,可以看到手寫的時刻表,而且每一站的時刻都不一樣,還蠻難想像這種地方的公車會有站別時刻表,或者就是因為班次較不密集,因此要讓旅客知道何時來搭車。本處的也可以扣除都市中紅綠燈和塞車的影響,也許可以稍微推算出來吧。

往「金良興觀光磚廠」路上,稻田景觀沒有被電線桿遮蔽,一旁的水流清澈,而且流速也不慢,也許就是「流水不腐」的感覺吧!接著有一段上坡,沒想到我看到了高鐵高架橋!恰好一班列車經過,不過只是求拍到而已,位置不怎麼好。
走著走著,看到了一棟像是城堡的建築,「灣麗磚瓦文物館」到了。

星期六, 4月 18, 2009

苑裡地理實查-藺草文化館

From 苑裡地理實查2日遊
經過了1個多小時的車程,我們抵達了苑裡。將行李打點好之後,我們前往車站前方搭乘計程車。會搭乘計程車的原因不是沒有公車,而是沒有先掌握好時刻。

計程車不是跳表,而是在車上議價的方式,從苑裡車站到藺草文化館約170元。因為我們共6人,因此勢必要分為兩台車,我跟孝澤還有琮耀一起搭乘。為了要接觸當地的民情,因此跟司機聊了一下,一般人到苑裡會去哪些地方?不出所料,除了藺草文化館,不外乎就是華陶窯之類的地方,不過司機提到了一個地方-紅磚文化館,同樣也是在山腳社區,這是我們行前沒有注意的景點,果然有些事情問在地人比較清楚。比較出乎我預料之外的是很多人搭乘計程車是要前往溫泉區,說到溫泉區,我想到的是苗栗縣泰安鄉那一帶,不過苑裡到大湖有線道130線,其實也不算奇怪。

下了車,我們一行人先集合好。第一個吸引我的不是建築本身,而是旁邊美麗的水田,我們多久沒有到鄉下放鬆了呢?而一旁狀似水溝的溝渠,其實是田寮圳。在這兩天中,可以看到不少的溝圳,在台中市只看得到一條條的馬路,還有狀似排水溝的柳川、綠川......

走進內部,吸引目光的是手工藝品。有錢包、別針和帽子等等。我們一開始到處逛逛,但是沒有個頭緒。經過討論後,決定先各自參觀,然後再集合討論。
在文化館中,無不以藺草產業為榮。從清朝開始、日本時代大量的海外輸出、國民政府之後當作童子軍的帽子,均有榮景。而這些傳統產業仰賴大量人工,因此仰重村內的女性幫忙代工,讓我想到以前課本中出口擴張時的光景。隨著產業的變遷,台灣已經從本來的開發中國家轉為新興工業化國家,而人工也不再廉價,產業外移也導致產業的沒落。在館內除了藺草之外,還有傳統的農家生活情境,例如飯廳、臥室的擺設就直接設置在內部供民眾參觀。
走出館外,我發現了「臺灣省糧食局補助 播種倉庫」和「臺灣省糧食局補助 食品倉庫」,時間都時民國58年(1969年),到今年剛好為40年,這也算是個倉庫再利用的例子,而且又可以同時傳承文化,一石二鳥。而其他農家的用具對於我來說也是挺新鮮的,長條且簡單的設計,不知道花了先民多少時間累積經驗才誕生出來的。
接著同學朗讀一段介紹的文字,不過我前一天太晚睡(還發時間發這種文章= =),所以有些昏昏欲睡,之後還拍拍蜘蛛網,可以說我太無聊了嗎?接著我們就分別提出自己想問的問題。我舉了一個例子:「可以問問看這些人為何苑裡願意來這裡示範編織和教學,是想要傳承或是閒閒沒事做來幫忙」,我跟同學開一個一點也不好笑的玩笑,其實這是很不尊重別人的話。
後來我們走進館內,本來希望他們可以幫忙導覽,後來才知道原來導覽和藺草體驗都是要事先預約的,幸好那裡的阿姨願意讓我們直接提出問題。後來我們才知道所謂的春草、秋草的差別其實不是品種不同,每年在春天時會開始栽種,但是收割時並不會完全斬除,而是讓本來的苗再重新長出。可以說是「斬草不除根」吧!苑裡的藺草在清朝時算是最大的產地, 而日本時代因為日本人喜愛而大量出口,算是全盛時期。
而這個文化館是由農會所經營,政府也有規定每天提撥多少經費來進行農業推廣的用途。也因此裡面的阿姨們大多為農會員工。我們本來要想要買本書當參考資料,沒想到他們竟然贊助我們一本!用閩南語來說就是「就甘心耶」。

之後我們向正在編織藺草的阿嬤進行訪談,尷尬的是在場的同學們大概跟我一樣,只會聽而不會說。結果還得請伯安的爸爸幫忙「翻譯」......

首先先問為何願意來這裡幫忙(當然沒有將「閒閒沒事做」講出來),沒想到阿嬤的回答還真的是「閒閒沒事做,多少來做一點」,在場的我們都無意間笑了出來,當然當事人自己講出來的沒關係,  但是他人說的話就是一種不尊重啊= ="在他們童年約7、8歲時,因為沒有工作而且未接受教育,所以就多少幫忙一點家計。而對於藺草文化的消失是否感到難過時,出乎意料的答案是「並不會特別擔心,而且現在也沒有什麼人想要買了。」,我想這算是所有傳統產業的悲歌吧!

另一方面,經過熱心的阿姨介紹之後,我們才知道天花板有張編織的圖案,圖形未經由電腦輔助,而是由剛剛的阿嬤憑藉著自己腦內勾勒出的樣式所織成的,令人驚艷!
最後我們和阿嬤以及幫助我們甚許的阿姨分別合照之後揮手告別,在藺草文化館我想是資料收集最詳細的地方,非常感謝他們。

正午時分,走出文化館的我們先前往用餐。

有興趣參觀的朋友,請參考以下資訊。
藺草文化館
苗栗縣苑裡鎮
地址:苗栗縣苑裡鎮山腳里七鄰彎麗路99號
電話: 037-741319
網址:http://61.218.188.100/treh/

交通方式:可以搭乘計程車前往,費用約170元。
利用苗栗客運的班車,請選擇在「山腳」站下車,票價21元。
下車後可看見一間7-11,右轉後就可以看到。

費用:館內參觀免費。導覽清潔費30元
藺草編織體驗含清潔費100元,以上兩項要事先預約。

星期五, 4月 17, 2009

「殺很大」與中文文法

警告:本篇內容可能帶有口語或是錯誤的文法觀念
初學中文的人請斟酌閱讀!
台灣某網路遊戲的廣告詞「殺很大」,在前些時候造成了相當大的話題,有的是對於廣告的尺度和是否物化女性的問題進行討論,而另一方面就是這當紅的流行語。

在新聞中提到許多教師認為「殺很大」不合中文文法,今天我想跟大家來談談這個問題。我這次期中考國文又不及格了,因此底下的內容可能有些許錯誤,仍請各位先進不吝指教。這個Blog的讀者主要是中文使用者,但為了避免誤導,仍加上了上面的警語。

首先我們來看看這個句子,雖然奇怪,但是口語上仍可以溝通。
殺很大
接著我再舉一個例子
我跑得很快
請試著比較上下兩句,下句是否完整許多?接著我們來看看下句各個詞語的詞性。
我(主詞)   跑(動詞) 得(助詞)  很(副詞)  快(副詞)

所以在「我跑得很快」這個句子中,「我」是主詞,代表這個動作是誰完成的。「跑」是個動詞,而「快」就是拿來修飾「跑」的副詞;「很」則是用來修飾「快」程度的副詞。最後一個「得」似乎是結構助詞的樣子,剛剛翻了一下「文法與修辭」,如果我沒會意錯,「跑」是個述語,「很快」是述語的結果(補足語?)。「得」就是用來連接述語和補足語用的。

經過上面的解釋之後,我們回頭看看「殺很大」。
_ (主詞)   殺(動詞)_(詞)   很(副詞)  大(副詞)
我們可以發現「殺很大」與「我跑得很快」相比,少了所謂的「主詞」和「助詞」。

先說說「得」,上面已經從文法的角度去研究,但如果就口語上,溝通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。例如「我洗很乾淨」。

我個人認為,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主詞。

在口語上或是一些場合,主詞的確可以省略。假設一個情境,我們在蛋糕店選蛋糕,甲說:「巧克力蛋糕怎麼樣?」,乙說「(巧克力蛋糕)好像很好吃耶!」。但是再這種情況下,我們知道省略的主詞是什麼。而「殺很大」,從廣告中我們根本看不出來是遊戲殺很大、廣告殺很大,還是婦女團體抗議後遊戲公司被殺很大。也難怪記者在街頭訪問,一般民眾會一頭霧水。也就是說「殺很大」根本不是一個完整的句子。

寫完這篇,我的結論有二。第一,母語非中文的初學者真辛苦,文法那麼複雜;第二,也許我該好好看看「文法與修辭」了= ="

星期四, 4月 16, 2009

苑裡地理實查-啟程

2009年4月11日。
這天是我們出門日子,早上6點多起床。其實集合時間為7:15,照平常上學的時間也可以準時到達。最後讓我爸爸載送,感覺不太好意思。不過這天爸爸也要回南部探視奶奶,就當作是順路吧!

上了車,我先起了頭,稍微聊些話題,我想如果我都不動口,也許車內就是這樣無聲無息的直到車站。不是我們感情不好,而是憂心想要跟家人聊天時,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。「難得走快車道」,平常搭公車經過台中港路,都是在慢車道,能一路走快車道到達火車站,的確是很難得的。

我到了自動售票機,鼎鈞和琮耀已經到了。我先去買早餐和飲料,隨到到達的是伯安-以及他的父親。頭頂黑白相間的外表中,是個親切讓人覺得好相處的長輩,我想應該也不用太擔心吧!最後,孝澤終於抵達。

買了票,原定要搭乘2245次,但大夥兒知道月台旁的3805次可以早點到彰化,就坐上了。基本上搭到3805次還蠻高興的,因為是西部幹線難得一見的柴油車,只可惜沒有去最前方的「天王座」。大家都已經坐定位,我也不好意思請他們移動到別的車廂。在車上我開始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,或是像「鉄子の旅」中横見さん大談火車經。

底下的照片是剛好遇到的郵輪式列車。
本班車到彰化之前只停過新烏日站,沒想到孝澤非常心機的拿出空中英語教室來讀。雖然我也到了單字本,但是到後來根本都沒有用到。(笑)

車子最後準點抵達彰化,我請他們先稍待一些,讓我拍攝列車出站。而在另一旁,第2月台上停靠的車就是我們要轉乘的2256次。
距離開車還有超過20分鐘,我們決定先打牌,而伯安的父親幫我們顧行李。雖然這樣有些不合理,不過別人主動表示不在意,那我們也接受了。有人說打牌要不要拍下來呢?我覺得高中聲出去玩怎麼可能死板板的單純做報告而已,當然要將最真實的一面記錄下來,畢竟這主要算是「出遊」,而不是做功課。
後來才想到3104次要進站了,趕緊先跑到月台前端拍個幾張。
3104次
我拍完照之後,他們招呼我來打牌。我很少玩牌,大老二的規則有些也都忘了,不過Just for fun.,還是跟他們玩玩。伯安說不太會玩,結果還贏了一些,而我卻是屢戰屢敗= ="
名句:打牌一定要求勝嗎?
一句可以想到,卻不知在這種狀況下突然「打來」句子從伯安的口中說出。

8:17,眼看時間差不多了,大家先上車。
列車發車後,經過大肚溪南號誌站,正式轉向海線。第一個停靠站是追分,聽過或看過「追分-成功」車票的人很多,但真正知道這座車站位置的人似乎較少。之後我們也聊了些日常雜事,例如大家平常假日在做什麼?會去哪裡?

在車內琮耀先拿出了自己手繪到一半的女僕裝蘿莉,而我反正閒著沒事,先將PSP拿出來。我想出門應該也玩不到什麼,所以沒帶任何一片UMD,記憶卡裡面只有試玩版遊戲(也只能玩試玩版),裡面主要就是一些蘿莉和正太的圖而已。(炸)

「看得到海嗎?」鼎鈞這樣問道,我們只搭到苑裡,幾乎看不到海景,不過過了清水就會沿著大肚台地一路上升,我想也是種趣味。我也順便提到了台中港站和台中港線的關係。說快也不快,慢也不慢,台中港、大甲、日南,下一站就是目的地-苑裡。

到達了苑裡,下車後準備過地下道。然而我發現車站有個有趣的藝術品,是一台像火車的東西和磚造的裝飾。當時我沒有馬上會意到苑裡與磚廠的關係。然而也因為這樣,意外發現了苑裡車站上的石椅有陶版藝術,上面盡是與苑裡傳統產業有關的東西。例如最先看到的就是我們的第一站-藺草。另外還有磚造的座椅,頗有趣味。

走出車站,我們先請他人幫我們合照,接著先前往下榻的旅社。我們這次前往的是國泰大旅社,本來希望可以先將行李寄放在樓下,但是老闆說可以直接拿回房間。至於房間的品質呢?嗯......能住就好了。鑰匙呢?沒有沒關係。(大概)
踏出大門,正式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