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1月 17, 2014

誰來決定都市的新衣賞

前言:
這篇文章是我本學期修習「分類報導訊息研究-文化批判」課程之期末報告。經過閱讀文本與相關討論後,我決定探討都市規劃相關議題。我認為不管是都市更新或文化保存,重點在於民眾自覺與不同族群的互相認識,政府應站在輔導而非強制的角色。當然,這個結論受限於許多社會現實,也許較為天真,但仍與大家分享。

以下是文中提到的文獻,若有誤讀請不吝指教,謝謝

  • 王志弘、沈孟穎,〈疆域化、縫隙介面與跨國空間:台北市安康市場「越南街」族裔化地方研究〉,《台灣社會研究季刊》,第73期,2009年3月。頁119-166
  • 藍佩嘉,〈跨越國界的生命地圖:菲律賓家務移工的流動與認同〉,《台灣社會研究期刊》,第48期,2002年。頁169-218
  • 吳鄭重,〈菜市場的日常生活地理學初探〉,《台灣社會研究期刊》,第55期,2004年。頁47-100
  • 遲恆昌,〈「哈日之城」:台北西門町青少年的空間與消費文化〉,《媒介擬想》,第2期,2003年。頁74-98
  • David Harvey著,王志弘、王玥民譯,《資本的空間》。第18章。「地租的藝術:全球化與文化的商品化」
註:希望老師看到紙本時不要以為我是抄網路的,這全部都是我自己寫的啊!(笑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下半學期課程所閱讀的文本,許多與都市中族群互動與認同有關,例如藍佩嘉的移工研究、王志弘的越南街研究、吳鄭重的菜市場研究,乃至西門町哈日研究等。今日台灣強調多元族群,設置電視台、母語教育或相關委員會保障相關文化。然而,都市中因族群對歷史的認知不同,造成許多衝突或爭議。這裡的「族群」不限於國籍、省籍、族群,甚至包含資產階級的差異。

國際移工在台北車站大廳集會的爭議,是因國情不同引起;文林苑都更案、大埔張藥房事件,則是人們對「家」的定義不同。當一方保障自身權益時,另一方常以都市發展為由反駁。了解雙方意見後,會發現兩者論述均有說服力。人們生活在同一個時間,但對空間利用有不同想像,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嗎?在這篇文章中,我希望以王志弘等人的越南街研究出發,輔以平日觀察的社會事件佐證或反思,並適時引用本學期其他指定閱讀,找出一個未必完善但可稱折衷的方案。

在越南街研究中,王志弘等人以台北市木柵地區的安康市場為研究對象,觀察當地如何成為越南人(乃至東南亞人)與台灣生活的交流節點。安康市場旁的安康社區主要以收容社會弱勢群體,對一旁的豪宅住戶而言是個讓人不安、不穩定的「恐懼地景」而不願靠近。越南華僑與新住民在這個沒落的市場開店,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網絡,王志弘等人以疆域化與族裔化形容這個過程。但在週邊資產階級的要求下,市場關閉造成「族裔均質化」,攤商被迫遷移。但因需求仍在,原有的族裔景觀仍在異地延續下去。

王志弘等人認為,台灣應對族裔化經濟與社會空間有不同想像,尊重其差異並給予扶持,而非一味朝「高級化」設想。我認為這個說法是成立的,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台北市建成圓環與士林夜市的改建,兩者皆是由傳統市集轉變為現代化美食街,卻失去了過去的面貌。即使這不是國籍造成的差異,但仍是對於空間想像的衝突。這是第一個要討論的問題。

星期四, 1月 02, 2014

台鐵新電車EMU800正式上路

EMU801+802首班車
EMU801-802首班正班車抵達基隆(2014/01/02,1138次)
台鐵最新引進的通勤電聯車EMU800,其中由日本車輛製造之兩列原型車自今日起投入營運。EMU801-802負責新竹=基隆,EMU803-804負責嘉義=屏東。

這款電車為了取代莒光號等旅客車廂,擔負中短程運輸的重任而引進,營運最高速達時速130公里。但目前的當務之急,其實是解決台鐵車輛老化且不足的問題。因應台灣目前旅遊型態,同時重視需要幫助的旅客權益,本車除增加博愛座外,亦規劃自行車停放區與多功能無障礙廁所(包含嬰兒換尿布床)。

本車由製造EMU700的台灣車輛公司得標,預定購入37列共296輛。頭兩列原型車由日本車輛製造,原訂2012年9月交車,但因煞車系統與合約不符,經和解後延至去年(2013年)8月27日抵台。其他編組在台灣組裝生產,目前陸續出廠與試車中。
營運首日 EMU800運用車次(本表不更新,實際依當日調度為主)
ED802下船
ED802下船一景(2013/08/27,基隆港)
EMU801+802首班車
1138次停靠基隆2A月台,接續行駛1147次
因為想同時拍行走畫面與內裝,我選擇在端點站基隆等候北部第一班EMU800正班車,並實際搭乘基隆-鶯歌區間體驗新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