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12月 05, 2010

冬天到了

該穿長褲的
不該穿短褲的。
隨著年齡增長,時間越來越不夠用,或者說,越來越需要知道怎麼用時間。不知不覺,一年的最後一個月又來臨了。大家常說,1月是新希望,那麼發現一無所成的12月,是不是一種絕望呢?(誤)

回想去年這個時候,準備學測不用說,可以在家裡享受私人空間,還在6日去去單純考爽的日檢4級。而這幾個月在台北的生活,說真的似乎很多雜事,但真要說其實也不是那麼忙。除了必修課,我僅選了一堂整合開課和兩門通識,跟其他同學相比算是負擔較小了。只是每天上微網誌,難道就真的沒時間在這裡發文?我覺得說穿了只是懶吧!

現在的學校分為山上和山下校區,單就山下校區來說其實不算太大,但一整個山頭的山上校區,就真的大許多了。雖然往來宿舍和山下校區需要點距離,但拿著相機拍拍學校,其實也還不錯。這幾個月來,我有去平溪一趟、有去蘆洲線首日、有去看只有煙的花博開幕煙火,甚至在期中考完殺去搭63次+200次做最後巡禮(本月23日起200次改為區間車)。只是這些東西,都沒還沒有適時的上傳上來。

上了大學的心境,跟當時考上高中是不同的。

考上高中的時候,覺得自己是真的花了很多的時間和努力(單純)讀書,但上大學,感覺自己許多基礎都還不盡穩固,各方面都跟別人差了一節。然而諷刺的是,這幾個月的生活,除了應付課業和參加系上活動,還真的就那麼「單純」,所謂發展其他方面的興趣或是習慣,乃至於上大學前的一些「理想規劃」,似乎都已枉然。

然後,12月就悄悄地來到了。

對於台灣來說,冬天不一定會很冷,尤其是近來氣候變遷,即使到了11月,仍有可能要穿短袖。以前在家裡時,總是好奇媽媽為何每天都要看氣象預報?總覺得隔2、3天看一次就差不多了。然而獨自住宿,才發現自己也是同樣地依賴它。

這幾天的天氣大多是上午太陽會露臉一下,到了下午即轉為陰天。週五的時候感覺頂多是微涼,不至於太冷。因此考完英文期中考後,我回到宿舍歇息,之後就改穿短褲準備上攝影社的社課。然而,走出宿舍才發現,我錯了。

風撫過我毫無保護的腳,如同被電極般,冷冽從空隙趁虛而入。搭上了校內公車,赫然發現車上除了我,沒有其他人穿著短褲。我就這樣在寒冷的夜晚,熱血的衝入綜院。

幸好,教室內並不冷,不過嚴格來說是不通風,因此在夏天時是很悶熱的。我主要單純是去聽攝影社的社課,看看照片、聽聽不同的觀點。至於比較深入的技術並沒有仔細研究,而外拍則是都剛好碰到我回台中的時間。其實這樣子來聽聽看,也是不錯的。

聽完社課準備搭乘校內公車回宿舍,寒冷依舊。當下在想要如何表達出我感覺寒冷的情境呢?我靈機一動,運用學校的無線網路,把本來要看Plurk的程式關掉,開啟瀏覽器進入氣象局的目前氣象,就拍下了本篇開頭的照片。

這個時段搭車的人不少,整台車塞的滿滿地。整車的大學生,可以說是青春洋溢吧?開往山上,車子慢慢前進,有種搭乘夜行バス(夜間巴士)的愜意感,又或者說,讓我想到搭63次的感覺。只是把情境想得那麼悠閒,整車大概只有我吧?(笑)

下車後準備買點東西吃,此時突然想到不妨拍拍夜景如何?只是因為沒帶腳架,所以只能倚靠宿舍柱子拍攝。本來已經覺得拍得差不多了,此時另一班車正好也抵達宿舍。
夜歸、休止
而這樣計畫之外的照片,感覺反而是比較好的。(笑)有時候,意料外的事情反而會有有趣的結果。既然如此,那就也來隨手拍拍公車下山吧!對於我來說,回到宿舍是一個休止符,可以先休息一下。但對於下山的人來說,也許又是另一種意義。
夜歸
夜歸
241-FN,人稱輝哥。輝哥超威不是叫假的(誤)

回到宿舍休息,而隔天其實就是文化盃合唱比賽。合唱練習從開學到現在,一直是大學生活的一部分,不知道少掉練習的第一週,會是怎樣渡過呢?(笑)隨著一年的結束,冬天來臨,許多東西也準備告一段落。冬天凝結了整個世界,等春天溶解時,是不是可以有另一番嶄新的風貌呢?

--------------
最近即使有上傳照片,幾乎也是直接丟到微網誌。這篇本來只想單純寫天氣冷的感受,後來順便連近況都寫進去了。

0 則回應:

張貼留言

歡迎光臨本月台,留言時請遵守以下幾點:
1.請不要張貼商業廣告,不然環保局會開單
2.用什麼語言留言都可以,只不過我不一定看得懂。
火星文、注音文可能因為難以解讀而不與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