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7月 15, 2012

在綠川旁的邂逅,想著故鄉

P1130143
暑假到了,讓本來頹廢的生活更加不堪。剛放假時,還有日檢的壓力,考完之後,每天僅是打開電腦上SNS、PTT和ニコニコ動画,什麼事都懶的做,包括打電動。最後,單純單向地接受訊息,腦袋也變遲鈍了,等到該開口說些什麼,卻腦袋一片空白,不知如何表達。老實說,這種感覺很差。

週五的時候,趁著需要跟人討論事情(結果我幾乎沒發言),順便到中區拍公車,以舒緩一下筋骨。主要的目標是,過去通勤時常搭的HINO ERK1JRM,以及從台北退下來的「豆腐車」HINO ERK2JML。我對前者有特殊的感情,除了乘坐舒適外,其數量之多亦可視為中客這幾年的代表。至於後者,雖然這幾個月才剛來台中,然車齡已高,淘汰之期想必不遠了。

拍了快1個小時,索性沿著中山路走到電子街的日本橋閒晃。途中經過的一條河川,名叫綠川。

舊台中市有綠川、柳川、梅川、麻園頭溪、筏仔溪和旱溪等等。當然不只這幾條,然而比較有記憶的,僅此而已。「綠、柳、梅」這三條河川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綠川,原因大概是它有個日文名字:緑川(みどりかわ,midorikawa),正確來說,這個名字是從日本時代就沿用下來的。在1945年美軍所繪製的地圖中,就可以看到今日綠川、中正路、繼光街、民族路所圍的這一帶,差不多就是當時的緑川町。
並做部份註解

不過老實說,雖然身為台中人,然而我對綠川的印象,只是一條臭水溝。舊台中市的許多河川,不是加蓋為道路,就是改成水泥溝渠,分不出水溝和河川。即使一旁有垂柳相伴,我對於臭味還是難以忽略,總覺得這裡死氣沉沉,沒有太多生機。


在準備返回台中車站,搭公車前往一中街時,我走在日本時代所建的中山綠橋(原名:新盛橋),一旁的遊客興奮地指著河上,我轉頭一看,才發現是隻鳥。「那是真的嗎?」、「真的吧!」、「長的有點像企鵝」,一旁的人討論著,而我則急忙拿出相機,準備留影。
P1130147
當時的心情,只能用興奮來形容。這條平時看似平淡的河流,生態的豐富性遠超乎我的想像。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造訪綠川,也不是第一次撰寫綠川的文章,然而似乎有種補齊了一塊遺失已久的拼圖之感。同時,再次確認了自己知識的淺薄,即使是自己成長的故鄉,對他的了解似乎仍十分膚淺。

走過橋,就是近來以冰品聞名的糕餅店。平日不用說,在烈日炎炎的夏天,廊下自然排滿了人群。在店的四處,也不少拍照紀念的人們。聽到店名和冰品後,不管是本地人或外地人,共同的疑問似乎是「眼科怎麼會賣冰?」
P1130138
這個店名與過去曾在台中的人物有關,而業者又用了自己的方法,重新包裝這棟建築。我常常在想,這樣到底是不是個好結果?但也不可否認,雖然建築不是照原貌修復,但也因為業者保留了這個名字,每天都有不少網友透過關鍵字,搜尋到本網誌關於宮原武雄的文章。也許從這個角度來說,也算是保留了與過去記憶的連結吧?

雖然常說要熱愛鄉土、認識故鄉,不過對於鄉土的認知,大多數還是透過媒體或書籍所建立。當然,這算是一個比較有效率的方法,然而要知道更多面向,還是要透過雙腿才辦得到。即使是個小地方,都可能會有有趣的發現,就像我當時只是搜尋「台中市衛生院」,就輾轉找到了宮原武雄的介紹,甚至由此連結到台中一中旁的市長官邸。也許,除了關心生活和娛樂外,撥出一點時間給孕育自己的土地,也是件快樂的事情吧!

說起來,我算是一個戀舊的人。對於過去的事情試著了解;對於現在的事情,則希望在變化快速的世界留下點紀錄,這也算是喜歡拍照的原因之一。就如同這天拍攝的公車,因為不同的時空背景,總是有新有舊,而新的未必會完全延續舊的風格。在這股難以改變的風潮,唯一能把握的只有當下。

底下的照片中,左邊即是前面所提到的HINO ERK1JRM,象徵著2004年中客轉移經營權的時期。而右者則是2011年台北首都客運入主後,車輛與首都集團統一後的面貌。也許再過幾年,就會變成完全不同的景象,但至少留下了紀錄,不至於讓未來少了這一塊歷史。我的心裡是這樣想的......
P1130088

--------------
其實這篇本來只打算放那兩張照片的,結果又一不小心打了一堆廢話。當然我也知道,自己的積極的作為不夠多。即使有想法,不動手做也只是空談啊!

話說在台北唸書看著首都+北客集團的橘色大軍,竟然已經麻痺了。看著中客這批新車,除非看到「台中客運」或終點顯示器的內容,不然在街上已經不會有格格不入的感覺了......

0 則回應:

張貼留言

歡迎光臨本月台,留言時請遵守以下幾點:
1.請不要張貼商業廣告,不然環保局會開單
2.用什麼語言留言都可以,只不過我不一定看得懂。
火星文、注音文可能因為難以解讀而不與回覆